你的位置:广州百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玩家诉游戏公司:虚拟财产如何归属

许多玩家需要面对一个现实:游戏里的虚拟财产并不真正属于自己。在游戏厂商决定停服或封禁、删除玩家的游戏账号时,账号以及其中包含的所有道具、装备等也会一并消失。

游戏厂商往往会将“公司有权删除用户的游戏数据”写进各自的用户协议。其中,长时间不登录游戏的“非活跃账号”往往被厂商视为应当删除的对象。不论国内还是国外,多家游戏公司的用户协议中都有删除非活跃账号的条款。

对于这些用户协议,大部分玩家通常会选择“点击接受”,但也有人为此诉诸法律。

删除非活跃账号:业界普遍现象

事实上,“删除一段时间不登录的账户”并非某一个游戏的用户协议独有的条款。在游戏行业,这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

比如米哈游的服务协议中规定,如用户连续365天没有登录游戏,则自第365天当天的24时起,米哈游有权采取措施删除该用户账号以及该用户账号在游戏数据库中的任何记录(包括但不限于角色、等级、虚拟物品、虚拟货币等数据信息),删除后的数据信息无法再恢复。

《畅游移动用户协议》中也规定,对持续180天未持续登录或使用畅游移动游戏平台的用户,畅游移动有权对该用户账号采取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冻结、注销等)。

《畅游移动用户协议》中对非活跃账户的处理措施

今年8月,拳头游戏发布公告,将删除旗下所有游戏中长期处于非活跃状态的账号。判断标准为:3年未登录、没有购买或收到任何游戏币、账号游戏时间不超过20小时、不拥有任何稀有游戏道具。一个账号必须满足以上全部条件,才可能会被删除。

甚至于,在游戏行业之外,许多平台也有类似的删除非活跃账户的举措。Netflix就在今年5月的一次声明中宣布,会向加入Netflix一年却未观看任何内容的用户,以及停止观看两年以上的老用户发送确认邮件,询问他们是否希望保留会员资格。用户如果不进行确认,账户将会被删除。不过,Netflix有条件地保留了这部分用户的个人资料,假如他们在10个月内重新注册成为会员,旧账号上的内容可以恢复。

Twitter也曾在2019年推行过删除非活跃账户的计划,因为涉及到过世用户的账号问题,这项规定在公布后遭到大批用户反对,最终也没有正式施行。

在游戏圈子里,虽然关于虚拟财产的讨论比较常见,但在国内,真正上法庭的次数并不多。在触乐之前的报道中,《云裳羽衣》停服事件中的当事人选择去中国消费者协会申诉,国行英伟达SHIELD停运事件里的受访者处于一种“认栽”的状态。

去年,一位玩家因对游戏内服务协议的部分条款不满,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运营商莉莉丝游戏。案件于2021年10月11日一审结束,判决认定《莉莉丝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以下简称为《服务协议》)第5.3条无效,但驳回原告其他请求。随后,莉莉丝游戏提起上诉,二审于2022年7月25日宣判,维持原判。

《莉莉丝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中的相关条款

法院判决:玩家的权益应该得到保障,但账号和虚拟财产归属于游戏公司

一审阶段,原告玩家主要有两点核心诉求:一是希望判决其中的第5.3条(删除非活跃玩家账号无责,原文见插图)无效;二是希望判决第7.6.13条“用户不得私自进行游戏账号、游戏道具、游戏装备、游戏币等交易”的内容无效。

玩家一方的诉求很好理解——游戏账号是我的,公司不能因为我长时间不登录而删除它,也不能阻止我的交易行为。针对这两项诉求,玩家与游戏公司在法庭上分别表达了观点,法院也作出了相应的判决。

对于“游戏公司是否有权删除365天未登录的账号”,公司一方认为,这条规定的目的是让玩家享受更好的游戏体验,并没有限制玩家的主要权利,定时上线只是对游戏账号使用上的一些规定,总体来说是合理的。此外,如果服务器中存在过多“沉睡用户”,会影响其他用户体验,也增加游戏的服务器维护成本。

一审法院认定,双方争议的《服务协议》是游戏公司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内容不可协商,属于格式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格式条款中,凡是免除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当事人主要义务,排除对方当事人主要权利的,一律无效。

具体而言,游戏公司没有说明休眠账号会给服务器带来多大的运营负担,而对用户来说,账号被删的后果却很明显。这种条款实质上是服务合同的终止条款,是对双方权利义务的重大处分。因此,法院认为,游戏公司设定的连续365天不登录期限并不合理,处置方式(删除账户)也“缺乏交易之诚实信用”。这项条款免除了游戏公司运营的义务,排除了玩家玩游戏的权利,属于无效条款。

对于“玩家是否有权私自进行游戏账号、游戏道具、游戏装备、游戏币等交易”,游戏公司根据《服务协议》中第7.2条的约定,认为游戏道具资源的所有权属于游戏公司,玩家只有使用权。公司表示,玩家购买的道具是“为了获得更好的体验购买的服务”。禁止玩家私自进行交易,是为了游戏市场健康发展,不是出于保护运营者利益的目的。

游戏道具归属权是网上讨论的核心之一,也是庭审中的另一个主要焦点

在这一方面,法院基本认同莉莉丝提出的观点。法院认为,游戏账号、道具、游戏币等网络虚拟财产所有权由游戏用户享有,尚欠缺法律依据。双方属于服务合同关系,根据《服务协议》,游戏用户对上述的虚拟财产只有使用权而非所有权。包括在游戏中支付货币换取的游戏币、游戏道具等,也属于购买“区别于其他无偿游戏用户的游戏服务”,不是得到虚拟财产的所有权。

法院认为,网络游戏中的游戏道具、游戏装备等虚拟财产是在游戏中取得的,其取得方式和状态由游戏的规则所确定,属于网络游戏内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理应归运营游戏的莉莉丝公司所有,游戏用户可以根据约定享有使用权。莉莉丝的义务是保证用户能正常使用它们,并没有明显失衡。因此,法院不能支持玩家的诉求。

因此,一审判决中,法院支持了玩家对删除游戏账号相关的诉求,但驳回了自由交易游戏内物品的诉求。随后,莉莉丝提起了上诉。

二审中,原、被告双方主要争论的焦点是删除非活跃账号的问题。

莉莉丝提供了包含畅游、米哈游、完美时空等业内主要公司的相应服务协议条款,新华社、《中国青年报》、《新京报》、新浪财经等媒体刊载过的有关游戏黑色产业的文章,以及案件中提及的游戏的黑产情况总览,总共16条证据,证明我国网络游戏产业饱受黑产侵袭,采用这类条款是主流游戏公司必要的共同选择。

《经济参考报》的报道《百倍暴利滋生互联网“账号黑市”》阐述了“网游黑产”的运作模式

公司认为,批量注册账户是黑产进行下一步违法行为的重要前提,这些账户可能被卖给下游黑产,用来从事损害公司和玩家合法权益的行为,比如批量“薅羊毛”,骗取游戏公司的用户福利,或套取其他玩家的信息,用以盗号或诈骗玩家。即使该账户有过充值行为,也无法判断是否为黑产的“养号”行为,所以游戏公司“必须保留删除的条款”。

同时,删除账号的目的还包括打击出租账号,通过删除租号公司批量注册的账号,起到保护未成年人的作用。

但二审法院认为,删除休眠账号并非打击黑产的唯一途径,休眠账号与网络黑产之间也没有直接的关联性,不能以此限制玩家的主要权利。

庭审中,法院对游戏公司与玩家签订《服务协议》的情况,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解释。法院表示,如果协议条款明确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或《合同法》,可以认定为部分条款无效。在本案中,莉莉丝以及其他公司处置游戏账号的方式,对未注意或遗忘条款的游戏玩家来讲过于严厉。玩家面临无救济措施而直接丧失合同主要权利的风险,过失与承担的风险并不相当,超过了必要限度。最终,这一条款被判定无效。

总体来看,这两次庭审可以反映出现阶段法院对游戏账号和虚拟财产归属的认定:游戏道具、装备等虚拟财产归游戏公司所有,但游戏公司应保障玩家的使用权。

期待更完善的虚拟财产相关法条

从结果来看,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此次判决,对于游戏行业、公司和普通玩家来说都有一定意义。虽然具体案例仍需具体分析,但在之后发生类似纠纷时,它可以给游戏公司与玩家提供一些参考。

与此同时,游戏公司在庭审过程中所提到的黑色产业、账号非法交易、保护未成年人远离黑灰产伤害等问题也并非不存在,这些风险不应该由公司、玩家或行业之中的某一方单独承担。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于游戏账号、游戏内虚拟财产的讨论或许仍将持续,并向着有据可循,有法可依的方向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对于游戏公司、玩家以及整个游戏行业而言,随着相关法律法规完善,虚拟财产的归属与保护也将逐渐规范化。

(你可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两次庭审的记录,一审案号为沪0112民初3445号,二审案号沪01民终249号。)





Powered by 广州百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